前几天来了个人,一金发碧眼外国帅哥,身材之好,不在我之下,西装革履绅士风度, 来到工作室推门就问: “老崔,我想定块玉牌。” 我定定神回他: “您想要什么内容的玉牌?”这老外笑笑说:“我刚退休,不再是以前的身份了。” “想戴一块玉牌保平安。” 心里有点小疑惑,就问他:“您是哪位?” 他摆出一副, 流氓会武术,谁也挡不住的样子, 悠悠地说: “邦德,詹姆斯·邦德。”

image

我想了半天,邦德? 就知道有个物流叫德邦,有个打篮球的明星叫詹姆斯,再说这人挺没礼貌, 也不提前约个时间,进来就要玉,他看出我的困惑,补充道: “我有个代号,叫007。” 噢,这回有点印象了, 但他是进口的,我记得咱还有一个国产的零零柒, 学名叫周星驰啊。 刚琢磨到这, 这外国邦德身边还带着个女郎, 上来冲我后背拍了一巴掌, “别愣神,想起来没有!” 哗啦一下子我就从梦中惊醒了, 睁眼一看, 太太正拍打叫醒我:“起床啦,再睡赶不上登机了!”

image

image

这回算彻底想起来了, 邦德挺有名的, 1962年首部007电影上映,这都快一个甲子了,影片拍了几十部,流水的男演员,铁打的占士邦,面孔在变,身份没变,电影里的邦德,上天入地,无所不能,男欢女爱,没羞没臊。 风靡几何, 差点成为朝阳群众的, 眼中钉,肉中刺。 但是在我看来还不够完美, 因为他虽然风流倜傥,智勇双全, 一身高科技装备,但是缺少雅致的爱好, 比如玩玉。 好不容易找我们定块玉牌, 醒来是一帘幽梦。

image

说笑说笑, 有时候觉着演员挺有意思, 观众如果记住了TA的某个角色, 那角色的身份,差不多要替换演员的身份了。 说来不好意思,演007的男演员始终不知道叫啥, 但你看见他的脸,就本能认出来:“这不邦德吗?” 即便他演别的戏别的电影,咱也会说:“这是邦德主演。” 我认为这也是对演员的一种肯定, 说明演的好,已经是角色本色了。 就好比看见某类风格的玉雕作品, 马上辨认出,这是青藤玉舍做的, 也是一种褒奖,说明这手艺人还不错。

image

image

手艺人,其实跟演员挺像的,也是不同角色身份反复转换。强调一下,是类比真正的演员,不是啥啥啥流量明星。有时专注于作品,反复揣摩,不断NG,受个伤遭个罪不在话下,角色附体难以自拔的时候也有,雕关公想象自己能耍刀,雕钟馗想象自己能打鬼,演员要体验生活,手艺人也差不多如此,塑造某个玉雕人物,手艺人就得自己对着镜子演,那动作,那开脸,那细节,才能尽力雕刻到位。一个手艺人和一个演员的,“自我修养”基本上是一本书。

image

当然除了专心作品,还得照顾生活,不是一个人,是一大家子人。演员要通告,要戏份,要代言, 演的好火了,吃肉, 不好不火,喝汤。 手艺人同理,为了生活,比专业演员戏路还广一些,主演雕刻设计, 客串企业家、高管、人事、接待办主任、 谈判专家、财会、讨债人,还有严父、慈父、有妇之父, 甚至有些小角色也不能不演, 司机、保镖、饲养员、江湖医生等等,基本上一人分饰N角,还必须演的入木三分,走心传神。 这还不是最难的, 最考验的是在同一场戏里面, 不停的反转角色, 想必经历过的都懂。 别担心,这个过程中, 人格是不会分裂的。 毕竟咱们是,“大马力多功能手艺人”。

image

《浮生福影》

人,浮生一世,最后都是“老戏骨”,不断在反转角色和生活,也许低头看看倒影,才有机会看清自己到底是啥。所以雕刻这件玉牌,你看这菩萨,有求必应观世之音,反转过来,是金刚力士,护佑得法,在红皮、黑皮和白玉,三色之间,互为呼应又互为倒影,在无限反转中,像极了你我行进中的人生。

有时候咱心诚则拜,以求正果,有时候力拔千钧,保护胜利果实,只为丰足稳当的生活。

我觉得依托这样的设计, 咱还可以再稍微升华一点,当我们沉浸在某一个角色中, 太久太久之后,想问题容易固化,反转一下,换个角色,换个角度, 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,聆听不一样的的自己。

image